首页 > 财经 > 内容

“茅指数”还是“宁组合”? 陈果、姚志鹏、任

发布时间:2021-08-13   来源:网络    
字号:

  市场风格转换频繁,低吸“茅指数”还是加仓“宁组合”?谁会是未来投资的主线?宁组合的概念究竟该如何定义?

  8月12日,在嘉实基金秋季投资策略峰会上,嘉实基金成长风格投资总监姚志鹏、安信证券首席策略分析师陈果、东吴证券首席经济学家任泽平等对投资者关心的问题进行了探讨。

  安信证券陈果:

  “宁组合”是A股市场的主线

  安信证券陈果最早在券商中提出“宁组合”概念,他曾提出相比“茅指数”,“宁组合”围绕产业发展的先锋方向,成长性属性突出,更具时代意义。

  在本次策略会上,陈果表示,“茅指数”其实也是一个不错的指数,但是“宁组合”在产业方向、景气度、增速、全球的竞争力以及政策战略支持的方向上,是这个时代A股市场的一条主线。“宁组合”的外延或者是涵盖的行业也在动态地变化。

  对于当前市场从“茅指数”偏向“宁组合”的趋势,陈果表示,这种风格转变未来会成为一种常态。但是“茅指数”和“宁组合”不是对立的,可以把“宁组合”看作是发动机,对整个经济的发展会起到带动作用,“茅指数”也会走得更好。

  他指出,疫情期间,很多企业的盈利变得不确定,在这种情况下,“茅指数”相关公司的相对优势突出。但是,随着经济活动逐步恢复后,“宁组合”景气度更有优势,获得了资金的关注和认可。从投资上来说,当前应该追求更高的增长而不是确定性。

  如何投资“宁组合”?陈果给出了三点建议:一是首先要对行业、产业方向深入理解和认可,否则投资心态容易波动。二是,尽量做配置、减少做交易,成长风格拉长时间看会有很高的收益,“追涨杀跌”会是最差的选择。三是,普通投资者如果很难判断估值、择时,可以选择配置基金,把问题交给专业的机构投资者。

  嘉实基金姚志鹏:

  重新定义“宁组合”

  嘉实基金董事总经理、成长风格投资总监姚志鹏,作为基金业首批挖掘并介入“宁组合”的基金经理之一,被业内誉为“宁组合”挖掘机。

  在策略会上他分享了自己的投资理念,即“大水有大鱼”,他认为投资有着鲜明的时代印记,产业趋势是决定资产底层回报率的核心变量。在大级别产业趋势之中,容易形成大级别的长期机会。

  他把近年来的大级别行情概括为:2006年至2007年是资源为王;2013年至2015年是互联网改变世界;2016年至2020年是茅指数崛起;2021年是宁组合走向舞台。

  他认为,当前低要素成本时代已经过去了,中国赶超头部世界经济体最关键是发展新兴产业,在真正有核心竞争力的“硬科技”上取得突破。宁组合是时代发展的必然,它代表了中国未来经济发展需要的资产,2021年是宁组合正式走向舞台的第一年。

  “宁组合”是一个新概念,市场上还没有统一的定义。在姚志鹏看来,宁组合的内涵非常宽广,它是国家在追赶阶段有待发展的真正资产,能够帮助中国要素生产率提升,包括具备全球竞争力的关键行业,新能源、新能源汽车和人工智能。

  在投资方法上,姚志鹏表示,要选择景气度向上的行业,未来现金流的预测是成长股的关键,也是难度所在。另外,优秀企业家带来的价值也不可估量。在战略新兴产业中,人的作用更加重要。

  姚志鹏认为,当前很多人认为“宁组合”估值已经比较贵了,其实是从行业的角度来看的,这种视角会不可避免地把一些长期竞争力堪忧的公司纳入“宁组合”。

  他表示, 看好一个行业并不代表可以在投资上“躺赢”,他举了个例子:他从2013年开始深度挖掘了一只光伏龙头股,股价至今已经上涨了125倍,但是同一个赛道里的“龙二”涨幅不足5倍。“当时是光伏曾经面临技术路线变迁的时点,企业家的抉择对公司起了关键作用,所以说商业模式固然重要,但是也不可忽视其他因素,在投资上要‘去伪存真’。”

  任泽平:

  要大力发展新基建,支持新技术、新产业

  在本次策略会上,任泽平重申,中国目前站在新周期的起点上,未来最好的投资机会就在中国。

  他表示,2020年中国人均GDP已突破1万美元大关,按照世界银行发达国家人均GDP标准为1.26万美元来看,以5%的增长率推算,大约再过5年,我国就将迈入发达国家行列;而目前我国的人均GDP仅为美国的1/6,巨大的差距也意味着巨大的发展潜力。

  任泽平认为,虽然在人口红利、改革红利、全球化红利的加持下,中国经济过去实现了飞速发展,但当前中国经济要迈向高质量发展,会面临不少挑战。对此,他提出了四点建议:

  一是大力发展新基建。从短期来看,有助于稳增长、稳就业,而从长期来看,有助于培育新产业、新经济,打造中国经济新引擎。新基建涵盖5G、人工智能、新能源等科技领域和教育、医疗等民生领域。

  任泽平表示,新基建大多属于新技术、新产业,因此需要不同于旧基建的财政、金融、产业等配套制度支撑。就资本市场而言,需要多层次资本市场在并购、IPO、发债等方面给予支持。

  二是改善营商环境,吸引企业和人才。目前,我国南北方经济发展差距进一步拉大,根源在于市场化程度与营商环境。

  三是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与少子化。面对老龄化问题,任泽平建议,我国应通过经济补贴、服务供给、妇女就业保障和延长假期等方式,对老龄化、少子化、不婚化作出积极应对。

  四是启动新一轮房改,包括城市群战略、人地挂钩、控制杠杆与房产税。中国目前的城镇化率为64%,距发达国家的80%-90%尚有空间,还有大约15年时间进行城市规划与国土规划的调整。

(文章来源:上海证券报)

图说天下

×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新闻
财经
科技
汽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