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内容

亿邦国际疑多次上演合同“罗生门” 负面缠身遭

发布时间:2021-08-16   来源:中国网财经    
字号:

  中国网财经8月13日讯(记者叶浅 见习记者单盛群)近日,矿圈大佬内斗不止。8月8日,亿邦国际(EBON.O)董事长胡东实名举报华铁应急涉嫌严重信披违规、财务造假、掏空上市公司资产“三宗罪”,华铁应急次日紧急召开媒体说明会,对亿邦国际的举报全盘否认,并宣布向公安机关报案。媒体说明会上华铁应急董秘强调,亿邦国际此前已进行过多轮举报,相关机构也到公司进行了多次检查,但没有查到相关问题。

  二者的纠纷主要源于矿机买卖的货款问题,然而这并非亿邦国际首次与上市公司产生合同纠纷。此前,亿邦国际与另一家A股上市公司*ST众应也就同样的矿机买卖合同问题“纠缠”了两年多。

  而亿邦国际似乎也暗藏危机,上市前亿邦国际曾深陷P2P纠纷,不久前又被机构沽空,导致其股价承受巨大压力。

  “起诉专业户”

  2018年3月,*ST众应子公司北京新彩量科技有限公司(简称“彩量科技”)与亿邦国际国内运营主体浙江亿邦通信科技有限公司(简称“浙江亿邦”)和云南亿邦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简称“云南亿邦”)签署买卖合同,分别购买浙江亿邦9万台、云南亿邦1万台云计算服务器(即亿邦国际生产的“翼比特”矿机),合同金额累计5.04亿元。

  但随后产生交付与付款矛盾。亿邦国际表示已经在2018年5月将10万台云计算服务器全部交给彩量科技指定人员。彩量科技称只收到了6.5万台,还有3.5万台未到户。

  按照亿邦国际的说法,截至2018年11月30日,彩量科技尚欠浙江亿邦0.736亿元、欠云南亿邦0.404亿元,合计1.14亿元。双方多次协商未果,浙江亿邦与云南亿邦分别在杭州中级人民法院、云南保山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中国裁判文书网于2020年9月披露的《浙江亿邦通信科技有限公司与北京新彩量科技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审民事裁定书》诉讼情况显示,彩量科技当时辩解称,2018年11月亿邦国际的副总、董事章昊(同时也是云南亿邦的执行董事、法定代表人)联系彩量科技的法定代表人谷红亮,章昊说亿邦国际拟在香港上市,有1000万元的账平不了,需要彩量科技帮助平账,由亿邦国际通过第三方支付1000万元给彩量科技,再由彩量科技将1000万元支付到亿邦国际相关公司的账户,同时需要彩量科技向亿邦国际出具10万台云计算服务器尾款1亿元的延期付款申请函。

  彩量科技称,考虑到谷红亮此前已经明确表态不会让彩量科技向亿邦国际承担本不应该由彩量科技承担的1亿元云计算服务器货款债务。亿邦国际为了换取彩量科技在其起草的延期付款申请文件上盖章,章昊先向谷红亮提供了亿邦国际相关公司盖章的承诺函,承诺彩量科技向亿邦国际出具的延期付款申请只能用于拟上市提交相关部门资料,不得提供给执法机关(包括但不限于公安机关、法院、检察院等)作为法律依据,想以此打消谷红亮的顾虑。

  随后,亿邦国际与彩量科技经过一番操作,做出了一个彩量科技向亿邦国际先还款1000万元、剩余1亿元的欠款申请延期付款的假象。彩量科技认为与亿邦国际相关公司之间的买卖合同涉嫌合同诈骗,遂报案,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当时进行了立案侦查。法院经审查后认为,亿邦国际合同诈骗案已被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立案侦查,故在本案主要事实存在涉及经济犯罪嫌疑的情况下,依法应驳回亿邦国际相关公司起诉。

  但中国裁判文书网2020年11月披露的二审民事裁定书却显示,亿邦国际认为,彩量科技“在毫无事实依据的情况下,故意捏造、虚构事实,恶意举报涉嫌违法犯罪,并将案件包装成刑事案件”,并提交证据表明,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于2020年9月28日撤销了上述立案。至此,亿邦国际与彩量科技的纠纷再次成为“民事案件”,二审法院判定由原审法院继续审理该案。

  天眼查显示,2021年5月25日,亿邦国际与彩量科技买卖合同纠纷以民事案件,再次回到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目前,此次开庭审理结果尚未公布。至今,亿邦国际与*ST众应子公司彩量科技这出“纠纷”仍在继续。

  遭机构做空未来难测

  公开资料显示,亿邦国际的运营实体浙江亿邦之前从事通信网络接入设备及相关设备的开发与销售,2014年开始数字货币矿机研发,2015年以“浙江亿邦”登陆新三板,2018年3月23日从新三板除牌并进行筹备重组。

  2018年6月,亿邦国际向港交所递交了上市申请。申请文件显示,亿邦国际的主要业务为ASIC(专用集成电路)晶片设计、电信业务以及设计、生产及销售区块链处理器或“BPU”即“矿机”。根据艾瑞咨询报告,2017年亿邦国际的市场份额按全球销售收益计达11.0%,按全球已售算力计为10.9%,为全球三大比特币挖矿专用矿机生产商之一。

  然而,亿邦国际的首次上市申请遭港交所拒绝,究其原因,一方面是因为2018年11月1日香港证监会发布新的监管通知,上市条款趋严;另一方面,亿邦国际卷入了与P2P网贷“银豆网”高达44亿元的黑钱纠纷。

  2018年12月20日,亿邦国际第二次申请港交所上市未果,转战美股,2020年6月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

  然而,上市后的亿邦国际并非一帆风顺。今年4月,亿邦国际因涉嫌在其财务和商业活动方面误导投资者被提起集体诉讼。原告Konstantin Zeva代表自己和其他人在美国新泽西州地方法院提起集体诉讼,要求亿邦国际赔偿损失。同时,亿邦国际遭到做空机构兴登堡研究(Hindenburg)发布沽空报告,报告中提到,亿邦国际股份增发套现、挪用公款、矿机销量作假、虚构交易量、IPO前因“银豆网”P2P暴雷负面缠身等“罪状”。

  Hindenburg指出,虽然亿邦国际称将大部分募资用来发展其业务运营,但研究却发现亿邦通过与内部人员和可疑交易方的一系列不透明交易,将大量现金转走套现。

  做空报告介绍了具体的可疑交易案例。例如,2020年11月,亿邦国际进行股份增发,募资2100万美元。但根据Hindenburg研究,大约在同一时间,亿邦国际拨出了2100万美元偿还亿邦国际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胡东亲属的关联方贷款。

  对此,胡东发布致股东公开信回应称,公司并没有将IPO或任何其他公司资金的收益投入“与内部人士和可疑交易对手的一系列不透明交易”,并对兴登堡的其他指控予以否认。

  不过,做空指责让亿邦国际股价一路下滑,其股价从今年3月31日7.95美元/股跌至8月13日收盘的2.53美元/股。

  而且,亿邦国际至今尚未盈利。财报显示,2018-2020年,亿邦国际分别亏损1180万美元、4107.3万美元和3067.54万美元,同期营收也逐年下滑,分别为3.2亿美元、1.1亿美元和1900.4万美元。最新年报显示,亿邦国际为区块链技术公司,不是此前描述的ASIC芯片设计企业,并且还没有在区块链金融业务中获得任何收入。

(责任编辑:王擎宇)

图说天下

×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新闻
财经
科技
汽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