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 > 内容

课内课外,他们在忙啥?

发布时间:2021-07-20   来源:中国台州网-台州日报    
字号:

陶祎之 /制图

在这个“人人喊内卷,鸡娃也疯狂”的时代,佛系似乎成了一种罪过。(注:鸡娃,网络名词,就是给孩子打鸡血,不断地给孩子安排学习和活动,不停地让孩子去拼搏。)儿童节马上到了,虽然“儿童节快乐”也许能为孩子带来一天假期、一顿美食,但这并不能为这场大人和小孩都忙碌的竞跑按下“休止符”。

现在的小孩都在忙啥?为此,记者采访了13位家长和孩子。

“非典型”教育

记者先和恬妈聊了聊“鸡娃”这个话题。她其实不算是这个话题的最佳人选和家长代表,因为恬妈并不是“鸡妈”。恰恰相反,她素来提倡“快乐教育”和“素质教育”。

记者认识她已有6年,她一直专注于家庭关系和儿童教育的研究和实践,与无数焦虑的父母对话沟通,因此在这方面有些心得。

她的孩子恬恬今年上小学五年级,在班级里学习保持中上,性格开朗活泼。“虽然已经五年级,但我不打算让恬恬刷各种试题试卷和上补习班,唯一一个数学线上课程我也准备停掉了,虽然这个课刚刚开通没多久。”

当然,恬恬并没有闲着,恬妈带着她花了许多时间在拓展认知和丰富体验上,例如冬日腊八施粥、夏日酱园酿酒、秋日野营蓝晒。当然,恬恬也少不了跟着妈妈参加各种读书会,走进工厂和博物馆研学,参加夏令营搭建树屋,学习琳琅满目的手工制作——做盘扣、玩刺绣、制作掐丝珐琅、捏黑陶……这样的体验,绝对比大部分孩子的课外生活要丰富许多。

和恬妈一样心态轻松的,还有孩子丢丢刚刚上幼儿园小班的王女士。虽然丢丢班上有孩子开始上各种培训班,但王女士心态平和,觉得至少幼儿园阶段应该让孩子多玩耍。

因为住在临海的乡下,家前后都是山,大自然就成了丢丢的乐园。王女士也喜欢带着丢丢去山间、去海边亲近自然,感知四时的变化。擅长摄影的她,还会用相机精心记录下这些画面。“我朋友的孩子们年龄跟丢丢相仿,他们住在城里,都特别喜欢往我家跑。我家有菜园子,出门有果林、溪水,孩子们可以去山里,去玩泥巴,还可以喂兔子。”

学习终究是“重头戏”

不过,不是所有的家长都能像恬妈和王女士一样“心宽”,也不是所有的孩子都能像恬恬和丢丢一样恣意地玩耍和感知世界。

有为孩子送到更好学校而努力的家长。跳跳妈的大女儿陈奕瑾在台州书生小学念三年级。选择书生小学,跳跳妈看重的是学校的教学质量和教育环境。因为家在黄岩,陈奕瑾不得不在校寄宿,每周回家一次。而除了周一至周五的在校学习,到了周六,陈奕瑾还要花上一整天的时间去上补习班。

也有付出所有空余时间和精力陪伴的家长。蒋欣芝才上小学一年级,妈妈陈女士认为这是各个学科打好基础的时候,“关于科学兴趣培养,我一直给孩子订阅相关读本;英语启蒙从大班开始,目前配合一些线上课程给孩子做辅导;阅读是基础,一二年级让孩子先达到一定识字量,后期学古文需要家长做更多引导,拓展书本之外的古文学习。”

除此之外,蒋欣芝还会通过在线教育APP课程,巩固拓展学到的知识。到了周末,她还有写字、主持和舞蹈培训班。

孩子累,家长更累

很想听听孩子的想法,于是记者找到了4名即将上小学的孩子。面对面交流后,记者发现他们身上的共同点:善于表达、兴趣爱好广泛。

“早上起床后要早读半小时,然后去幼儿园,”吴锦意分享了他每天的安排,“晚上回来先学习英语30分钟,围棋练习1个小时,写字1个小时,还要练习两遍主持。”

和吴锦意一样,另外3名小朋友的日程也都排得满满的,有学小模特和跳舞的,有周末在写字、绘画和小主持课程之间来回切换的。虽然还没上小学,学业压力没那么重,但小朋友依旧为每天必须完成的课程和作业而吐槽,喊“累”也在所难免。

金女士一家一年前从嘉兴回到台州。为了兼顾事业和陪伴女儿,金女士将小女儿禾禾放在椒江上幼儿园。禾禾正在上小班,课外有上乐高课和数学逻辑思维课,“这些课程可以培养孩子的动手能力、空间概念和逻辑思维”。

大女儿诺诺在路桥念五年级,学习成绩还不错。不过因为两地教材不同,一向提倡“快乐成长”的金女士不得不在去年暑假为诺诺报了一个数学补习班。“当初我花了很多时间在陪伴大女儿这件事上,如今我很难花这么多时间在小女儿身上,想和诺诺一样带着禾禾参加各种有意思的户外活动,心有余而力不足。”

平衡工作与家庭的确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严女士最近工作压力比较大,而回到家辅导孩子写作业又是一件让人头疼的事情,因为她的老公在女儿教育上选择当“甩手掌柜”。

“没有我陪在身边,孩子作业就写不下去,每天晚上要弄到八九点,作业结束还要给她舞蹈打卡、英语打卡……”严女士感到身心俱疲,“孩子的学习成绩一直没有进步,而且我也看不到她在舞蹈和英语上有多大天赋,却又不得不坚持。”

图说天下

×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新闻
财经
科技
汽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