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技 > 内容

焦点分析 | 苹果又在平板市场放了大招,安卓阵

发布时间:2021-07-15   来源:网络    
字号:

作者 | 袁斯来

编辑 | 苏建勋

对安卓平板厂商来说,这不是个好消息。

根据彭博社报道,时隔两年后,苹果将在今年秋天发布新的iPad mini,据称可能搭载M系列的芯片。

这是一次乘胜追击。根据IDC数据,在刚刚过去的2020年,iPad卖出了5320万台,同比增长6.7%。在整个平板市场,苹果已经拿下了32.5%的份额。继M1芯片下放iPad Pro后,iPad mini如果升级,将再次挤压对手的市场。

平板市场走入赢者通吃的局面,微软和安卓都想打破这一困局。2020年,平板销量增长了13.6%,这一态势到今年还在持续。智能机白热化的竞争多年后,这样的增量市场实在久违,厂商们嗅到了复苏的气息。

微软和安卓厂商动静不小,刚发布的win 11将支持安卓应用,华为MatePad 出到了11代, vivo静悄悄地注册了iQOO Pad、vivo book等多个商标,小米时隔3年,打算推出第五代平板,OPPO子品牌realme有意无意地泄漏了新Pad产品照。

然而,快跑之中,他们或许忘记,2014年,甚至iPad销量都出现首次下滑。也是那一年平板市场告别了激进发展的好日子,开始持续5年的下滑。有很长一段时间,平板已经沦为一块平淡寡味业务,“平板无用”言论,时常出现在行业分析里。只有苹果还在坚持投入精力和资源,iPad也终于走出了V字反转。

在这段蛰伏期,无论是微软还是安卓厂商,仍然没有为Pad专门开发系统,它们的生态难以摆脱贫瘠。 市场回温固然利好,然而当平板只充当锦上添花角色时,这一阵风潮或许很难持久。

win11能否改变Surface命运?

上个月刚刚发布的win 11算在行业里卷起一场风暴。这是一个为触控优化下了苦功夫的系统,最大的革新,即是在win 11中支持安卓应用,用户直接通过微软商店和亚马逊应用商店就可以下载。

Surface第一代平板问世后9年,微软似乎能解决一点生态问题了。

2012年,时任CEO的史蒂夫.鲍尔默以标志性的大嗓门点评对手:“苹果不行,谷歌不行,亚马逊也不行,微软推出的Surface是一款首屈一指的产品…….这样的产品目前市面上还没有。” Surface搭配了微软委以重任的win 8系统,声势浩大,巨幅广告曾经出现在时代广场。

在生态建设上,Surface重蹈了微软做手机的覆辙,初代Surface RT不支持x86架构,还只能从Windows Store中下载应用。根据彭博社报道,第一代Surface RT只卖出100万台,Surface Pro更只有40万销量,微软下了300万订单,卖掉不到一半。

但比起一直在混乱中摸索的安卓平板,Surface定位迅速转向“移动办公”。微软最早提出“生产力平板”的说法,做商务人士和教育领域生意。从800美元以上的价格也能看出Surface明显针对高端用户。

这是个很聪明的做法。作为代替PC的生产力工具,满足基本需求后,生态匮乏其实并不是致命威胁。当时iPad更多主打娱乐,Surface很快成长成不可忽视的对手,2015年,苹果终于推出Pro对抗,可以说配套的Smart Connector、Apple Pencil和 Smart Keyboard某种程度上是Surface倒逼的结果。

iPad Pro发布后对微软是不小冲击,很快销量就反超Surface,在2015年一个季度就卖出了200万台,而Surface Pro同期只有160万台。

苹果在平板市场的动作越来越有压迫性。今年M1芯片下放后,iPad Pro性能必然突飞猛进,而且和MacBook会有更好协同。

Win 11兼容安卓是微软的防御措施。过去生态并不是大问题,但当苹果开始挤占并不宽阔的企业市场时,微软必须有更多的弹药。兼容安卓后,Surface能吃下部分安卓平板的市场,但它们需要时间磨合和适配。当苹果占据30%以上市场,并且开始蚕食微软领地时,这一步来得有些迟。

四分五裂的安卓平板

2020年前笼罩着衰退阴云的平板行业,似乎只有苹果可以独善其身。它2012年发布iPad mini,2013年发布iPad air,2015年发布iPad Pro,在iPad诞生前5年,几乎每年扩充一次产品线。iPad Pro发布后,iPad家族已经覆盖从300美元到上千美元的价格区间,几乎没有给对手留下空隙。

安卓平板市场和手机一样分裂,华为、联想和三星三者相加勉强能和苹果抗衡。Pad这一品类诞生了十多年,安卓厂商始终适配不顺畅,应用生态圈萎靡不振。

这是历史遗留的无奈。谷歌2011年就发布了Android 3.0 Honeycomb系统(蜂窝),不开源、不适用于手机,完全为摩托罗拉XOOM平板设计。当时谷歌想要在平板系统上有所作为,在大屏优化上下了很大功夫,可以在桌面设置应用软件和多任务处理。但Android 3.0介于平板和手机应用之间,古怪而矛盾,体验可以用“灾难”形容,频繁的崩溃、没有Flash、反应迟钝,也成为安卓历史上最短命的系统。

但谷歌并没有因此丧气,它们第二年发布了自己第一代平板电脑Nexus 7,搭载最新的安卓4.1。然而这是一个没有适配大屏的系统,Nexus 7使用时就像一个放大版的智能机。

放弃平板OS或许是步错棋。因为安卓开源,急于挣块钱的中小厂商根本不想去适配平板,选择移植这一最简单粗暴的做法,甚至接将手机端软件放大到平板上。而平板不是智能机那样的刚需产品,用户对产品的容忍度更低,这样直接导致安卓平板在很长一段时间成为低劣的代名词。

在恶性竞争中,开发者们也不愿意花时间去做吃力不讨好的适配,最终结果就是安卓平板生态陷于混乱无序。

谷歌无力改变局面,甚至他们自己的Nexus 9都饱受诟病,跑分不敌iPad Air 2。2019年6 月,Google 官方宣布停止推出平板,把精力集中在针对PC系统ChromeOS上。

谷歌放弃后,厂商们更没了主心骨。安卓平板中,除了花高价做自研系统三星、华为,很多只能定位成“追剧神器”,和高端无缘,开发者也不愿意花时间开发应用。华为和三星靠着多年积累把持了市场,即便如它们,平板产品用的也是既有手机系统。

安卓平板挣扎多年,疫情催生的更多是对在线教育和远程办公的需求,生态这一本质问题并没有解决。但无论如何,2020年市场回春是个难得的纠错机会。除非真正花心思去做适配,否则当疫情结束后, 一窝蜂涌入的厂商们又会吞下跟风的苦果。

图说天下

×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新闻
财经
科技
汽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