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技 > 内容

社区团购接连崩盘 三大雷区难除

发布时间:2021-07-30   来源:中国网科技    
字号:

  来源:北京商报

  社区团购接连倒闭,昔日的原罪或成了催命符。7月29日,天眼查显示同程生活关联公司苏州鲜橙科技有限公司新增破产重整案件,三天前同为社区团购的食享会被曝已经崩盘。北京商报采访了数位运营者发现,长期存在且愈演愈烈的低价竞争、价格失衡、团长流失、服务不稳定,均成为压垮社区团购的因素,崩盘让上述问题浮出水面。尽管社区团购的幸存者在尝试解决,但对于现状似乎没有起到拯救作用。

  一毛钱买一袋盐

  低价竞争从未停止

  屡次被叫停的低价竞争在社区团购身上并没有明显作用,低价依旧是多数企业的必要手段。就十荟团企业而言,其销售的“蓝天三晶加碘精制食用盐500g,销售价格为0.1元,实际进货成本为0.57元”,“进货成本为3.89元的库尔勒小香梨,销售价为0.99元”。

  “一毛钱买一袋盐”“一分钱买半个芒果”的秒杀、限时抢购、新人专享价等活动是社团团购常见的套路,“鸡蛋4.5元10个”“鸡腿5.9元一斤”等低于市场的售价倾销商品也成为常态。

  2020年,由于社区团购价格太低,卫龙辣条宣布断供。北京商报记者在几家主流社区团购平台间切换并在超市内寻找同款商品,对比后发现,大多数商品在社区团购平台上的售价都要低于在超市的售价,尤其在酒水饮料上,其价格比超市低了一半。多多买菜上的燕京啤酒47.5元一箱12瓶,单价一瓶4元多,而永辉超市的线上店同款燕京啤酒10块一瓶。

  低价销售外加烧钱扩张,让赚钱成为奢望。某供应商杨先生对北京商报记者称,“自己平台和供应商都做过社区团购,但团购是个伪命题,全国都没有几个可以挣到钱的”。杨先生强调,社区团购的运营成本太高,大平台一直在打价格战,供应商根本没有办法盈利,最后还是转为了实体超市。

  互联网巨头的集体杀入,以及烧钱补贴的市场竞争行为,让个体生鲜超市企业一时间无力招架。举例来讲,2020年永辉股价暴跌,而2021年一季度财报中,永辉方面预测2021年上半年公司归母净利润可能出现亏损。永辉董事长张轩松在财报业绩说明会上也表示,“先争取不亏损,再考虑增长”。

  生鲜零售行业利润率一向微薄,是典型的弱周期行业,但好在细水长流。而现如今,资本的盲目进入,加快了盈利速度,社区团购问题重生。

  2021年3月,十荟团、多多买菜、美团优选等社区团购平台因不正当价格,被市场监管总局分别处以150万元罚款。同时,市场监管总局透露,“再发现屡次犯法行为,将依法从重处罚”。

  5月31日,商务部等12部门联合发布《关于推进城市一刻钟便民生活圈建设的意见》,再次指出社区电商等业态常见的不正当价格竞争问题,并提出要建立健全市场准入规则,防止资本无序扩张。而近日也有消息称,监管部门要求所有社区团购平台,不得以低于成本价倾销商品。

  北京京商流通战略研究院院长赖阳称,“盲目地进入社区团购的企业,一般是面向资本市场,并不是面向消费者”。大量进入社区团购的资本中,部分资本只是想占领市场,并没有探讨盈利的问题。“这些企业仅仅是为了扩大规模,以求占得市场的份额,政策不支持这种不正当的竞争方式,其次这样的形式打破了正常的团购市场的氛围。”

  售价是菜市场2倍

  服务质量打折

  防止社区团购低价竞争之余,社区团购的高价水果蔬菜更是普遍存在,价格的不稳定性不容忽视。社区团购所售卖的个别商品,远高于菜市场的价格,高者能达到2倍左右。北京商报记者在知乎问题“美团App买菜真的便宜吗?”的评论中看到,网友普遍反映美团买菜上的菜比实际菜市场里买到的要贵很多。

  以生菜为例,小区附近菜市场的是3.5元一斤,但美团买菜上300克需要3.9元,折合每斤平均6.5元,几乎是前者售价的2倍。鲫鱼线下卖18元500g,而美团买菜上是16元280g。不仅如此,美团买菜还出现了送货上门改成自取、买回来的水果并未成熟等情况。可见,在可盈利的品类上,社区团购对涨价毫不手软。

  与此同时,社区团购“代收点”的确遍布了多数小区的周围,但快速扩张也让服务跟不上的弊端暴露无遗。截至2021年3月,中国消费者协会公开统计数据显示,社区团购的消费投诉主要集中在团购产品质量无保证、配送提货体验差/售后服务不到位、虚假宣传/价格欺诈、社区团长队伍良莠不齐等方面,涉诉金额多在百元内。

  在2796条消费投诉中,配送提货体验差、售后服务不到位的投诉共有2049条,占比高达73.28%;38.52%的消费者屡次提及社区团长业务水平和服务能力有待提高;涉及所购产品质量无保证问题的投诉占19.78%,还有2%的消费者则反映部分平台虚假宣传、价格欺诈。

  基于社交关系的购物,如果服务很差,消费者更倾向于转向其他消费。消费者刘女士称,很少在小平台上买菜,不如去菜市场买菜“实在”。“有的时候饭都做完了,菜还没有到。有的时候买回来的水果口感参差不齐,得看运气。”在吃这一方面,刘女士表示还是自己选的菜踏实,当初熟人推荐的社区团购平台,已经被刘女士这样的用户遗弃。显然,社区团购成也社交败也社交。

  埃森哲在2018年6月发布的《中国消费者洞察报告》显示,购物社交化成为一大消费特点,近九成消费者有自己的兴趣圈子,多数消费者表示兴趣圈子会影响他们的购买决策。而在社交应用中,受分享刺激而购物、冲动购买增加的消费者占到四成以上。

  北京财贸职业学院院长王成荣称,做社区商业的成熟度低于我国整体商业的成熟度,因此社区团购有发展空间。“但社区团购具有公益属性,企业要想做出规模,必须将眼光放长远,才能保证公益性和盈利性平衡。”

  组团门槛低

  幸存者忙着去掉团长

  在平台与消费者之间,团长扮演了中间人的角色,有些团长甚至决定了社区团购在一片区域的生死。但是,从始至终,团长也是整个链条中最为不稳定的因素之一,毫无技术可言也让“任何人都想成为团长”,人员管理的粗放程度可想而知。

  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滴滴的橙心优选仍然在招聘团长,招聘负责人称只要有时间、有手机就可以成为团长。更有甚者网站直接提供开店服务,只要注册就可以实现在微信小程序中一键开店的功能。记者在BOSS直聘、前程无忧等招聘软件发现,招聘社区团购团长的要求中,很少有关于经验、运营能力等详细的招聘要求。

  如此低的创业门槛让人们蜂拥而至,可并不意味着能轻松稳赚。食享会曾经的团长李女士称,“2018年开始做社区团购工作,本以为很自由,实际上每天的工作压力很大。一方面要一直关注微信群的动态,看是否有客户发一些需求;另一方面也要思考如何促进社群里的人进行消费、提供更加周到的服务, 甚至需要考虑到如何处理纠纷。但这样密集的工作,自己的薪资却不是特别高”。

  据李女士叙述,很多社团团购不仅面临价格战的困境,人才的稀缺也是企业发展的一大难题。一些团购企业甚至为了抢一位优秀的团长,派人跟踪其他社区团购企业的运货过程,每天蹲点逛各家的线上线下的社区团购点,最终挖走经验相对丰富的人才。

  赖阳认为,社区团购中,要求采购人员了解生鲜的周期,有丰富的经验。但目前进入社区团购的互联网公司,一般很少有此种经验的人才。在对生鲜的运营能力上和经验上,都不具备核心竞争能力,因此很难有收益保障。企业只能赔本运营,如果靠多次融资来维持社区团购的运营,这种方法显然不能长远。

  团长的不确定性,已经让企业有意降低对团长的依赖。多多买菜、美团买菜正在逐步脱离团长建立社群的模式,并不需要团长建立社群,而是借助App引流。团长在社区团购模式下,只起到收货跟发货的作用,充当前置仓的服务人员。

  少了团长在社区服务中的这条关系纽带,把消费者和平台两个端口单独起来,一定程度上相当于取消了消费者的基于社交关系的兴趣圈。

  社区团购企业无论怎样反复纠错,该倒下的企业还是会被踢出市场。社区团购食享会公司总部已经人去楼空,供应商货款未结,员工工资被拖欠。

  曾为食享会拉货的刘师傅表示,一年前在山东青岛为食享会每天拉货,目前在青岛的这个项目部署了有几个月,但几位司机的工资一直拖欠,他曾向食享会总部打电话询问结果,一直到今日仍未收到工资。

  企业无功而返也到导致供应商发展受阻。王成荣称,盲目进入社区团购,可能对市场的研究不够透彻,比如货源渠道问题、供需之间是否相吻合,价格是否被社区居民所接受,是否已经建立诚信标准等。

(责任编辑:柯晓霁)

图说天下

×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新闻
财经
科技
汽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