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技 > 内容

华铁应急否认“三宗罪”指控 报警反击亿邦科技

发布时间:2021-08-11   来源:证券日报    
字号:

  遭亿邦科技实名举报后,华铁应急被推上风口浪尖,双方的对抗也愈加激烈。

  8月9日晚间,华铁应急紧急召开媒体说明会,对于8月8日亿邦科技董事长胡东实名举报的三项指控一一否认。同时,华铁应急实控人胡丹锋表示,胡东故意编造虚假信息在网络上散布,造成公共秩序的严重混乱,公司已向当地公安机关报案。

  8月10日上午,距离华铁应急媒体说明会结束还不到12个小时,亿邦科技副总裁彭春娟向记者表示,说明会诸多内容与事实严重不符,公司将在公众号上发布书面质疑。当日中午,华铁应急代理律师在回应《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称:“我们本希望谁对谁错交由法院最后判决,但由于亿邦科技的诽谤给华铁应急造成了严重影响,我们有必要向公众进行说明,以正视听。”

  8月9日、8月10日,华铁应急股价连续下跌,市值在两日内跌去近20亿元。

  设立账号用于查看服务器运行情况

  此前,胡东表示,新疆华铁购买的矿机所对应的其中一个比特币挖矿矿池、矿工号、比特币收益及比特币钱包地址归属的手机号码用户正是胡丹锋妻子潘倩。

  对此,胡丹锋在说明会上表示:“BTC矿池任何人都可以注册查看设备是否在运行的状态,比特币挖出来是直接到钱包里的,对方的说法混淆了概念,相关部门已经核查证明我们不存在问题。”胡丹锋表示,比特币的处理是属于租赁方的,矿池平台用于维护矿池和矿机的设备账户以及比特币钱包地址,二者从属没有必然的关联性,手机号码并不能对应比特币钱包地址。

  8月10日上午,亿邦科技向记者提供了一部分微信聊天截图,亿邦科技认为潘倩手机号对应的比特币地址曾用于支付华铁应急的矿机电费。

  记者注意到,在上述聊天截图中,有微信备注名为“华铁董君娜”的人士多次提到:“因为我们币刚收到,领导打算一部分来支付这些”“领导打算把币卖一些,不然我们公司都走私账压力太大了”。同时,在亿邦科技提供的名为“亿邦电费核对”的群聊中,备注名为“华铁魏甜甜”的人士表示,可以使用币结,并将42.1496个比特币转至备注名为“亿邦-汪红勇@翼比特矿机”的人士提供的比特币地址。

  随即,华铁应急相关负责人对《证券日报》记者回应称:“魏甜甜并非公司员工,另外,由潘倩设立的账号可以查看承租方挖币运行情况,手机号是用于了解公司出租服务器的运行状态,避免服务器停工和被挪用的风险,及保证租金安全支付。”“比特币钱包地址是由承租方提供,收益也直接由承租方收取到钱包地址,与手机号注册的矿池地址无关。我们公司也核查了胡丹锋及潘倩的相关资金流情况,并没有与客户、比特币相关的资金流情况,不存在所谓的‘马甲’。”该负责人表示。

  对于实控人侵占上市公司资产的指控,华铁应急代理律师浙江泽大律师事务所陈加曹向记者展示了一份杭州市公安局江干区分局下发的不予立案通知书,其表示:“在本案进入民事诉讼之前,亿邦公司曾就本案向杭州余杭区公安、新疆喀什公安后转由杭州江干区公安进行刑事报案,公安机关经过初步调查后,均认为没有刑事犯罪事实,作出不予立案的决定。”

  不存在少列成本费用情况

  据悉,北京博瑞时空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洪佳俊是亿邦科技指定的服务器托管商。此前,胡东向记者展示了新疆华铁及关联方支付给托管方的托管费转账汇款凭证,根据其提供的证明汇总,总共向北京博瑞时空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和洪佳俊个人支付托管费合计超过8635.48万元,这一数额与华铁应急在公告中披露的5463.79万元相差甚远。

  对于托管费的差异,华铁应急负责人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华铁应急只与亿邦科技发生2.4万台服务器的合同关系,超出部分与华铁应急无关,是陈宝清和亿邦科技双方的事情,华铁并不知情。”

  不过,亿邦科技方面依然紧咬不放,8月10日上午,亿邦科技提供一系列微信截图并表示,“董君娜等人支付电费是按胡丹锋授权的陈宝清指示进行的,相关费用支付应该是代表华铁应急,而不是个人行为。”而聊天截图中微信备注名“华铁董君娜”明确提到,魏甜甜、蔡福梅、杨涛等以个人名义汇出的款项是用于支付华铁应急在俄宫堡矿场的电费。

  8月10日午间,华铁应急相关负责人回应称,杨涛、董君娜、胡金萍、陈智潇为公司员工,蔡福梅、魏甜甜、王沛与公司没有关系,是纽博实业陈宝清的朋友,“公司员工个人与纽博实业的陈宝清之间的借款关系,公司在当时的情况下是不知情的,经询问及核查相关人员,确认该事项与本公司无关。另外,经过电话询问,魏甜甜、蔡福梅都是和陈宝清合作买卖比特币的关系,并帮陈宝清支付电费。其个人行为与华铁应急及子公司无关,不存在少列成本费用的情况。”

  离开主业付出重大代价

  “亿邦科技从2018年末到现在一直在向公安、监管实名举报,公司这几年受到多次经侦核查。”接近华铁应急人士向记者表示,“此前公司上上下下都对董事长有质疑,后来经侦核查多次才消除误解,今天都站出来力挺董事长。”

  在媒体说明会最后,胡丹锋几乎哽咽,“我知道,2018年,公司离开主业对股东造成了损失,尤其是给中小股东带来了损害。2018年犯的错误还在发酵,我们为此付出了重大代价,的确是深刻的教训,给我们上了一课。”

  华铁应急董秘郭海滨向记者表示,公司与亿邦科技之间本质上属于商业纠纷。关于亿邦科技提出的相关猜测,公司一直在与监管层进行密切沟通,进行了详细的解释和汇报。另外,就相关不实言论,公司已向公安机关报案,切实维护中小股东利益。

  “我们经得起考验,欢迎监管部门对亿邦举报事项进行调查。走到今天,我们华铁的方向也更清晰,经历过这个困难,相信今后的华铁会做得更好。”胡丹锋表示。

  对于上述事态的发展,《证券日报》记者将持续关注。

(责任编辑:解絢)

图说天下

×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新闻
财经
科技
汽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