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技 > 内容

月销999+背后 一场关于刷单的“猫鼠游戏”

发布时间:2021-08-23   来源:中国网科技    
字号:

  来源:北京商报

  下定决心开设网店两个月后,面对日益下降的浏览量和转化率,店主小优(化名)无可奈何地打开社交软件。搜索“放单主持”,在第一条相关视频下留言“我是商家”。半天之内,她就收到了许多“主持”留言寻求合作。

  所谓“主持”,相当于刷单产业链里的中介,往往层级分明,对接商家刷单需求,并将任务派发给刷手。但整个刷单江湖,却往往暗流汹涌。近期,监管频繁出手,不少市民也接到了来自北京市公安局的短信提示,“兼职刷单就是诈骗”的提醒赫然在列,平台也早已开启围追堵截模式。在“刷单找死,不刷等死”的矛盾里,店家、刷单主持不断进化,升级套路,与平台和监管斗智斗勇。

  权重里的无奈:

  不刷起不来,刷了怕被抓

  “在你考虑刷不刷的时候,人家在考虑刷多少。”这是一个刷单主持《致商家》宣传词中的首句,鼓动的成分虚多,但也确实是许多电商卖家的无奈。无奈来自于“权重”,这个相对专业的词语,几乎相当于网店的生命。

  “权重是一个相对的概念,与店铺运营的多个因素相关,包括成交量、好评率、店铺级别等。做店铺需要权重,如果上传一个新品,相关关键词没有权重,买家可能搜十几二十页都找不到你的产品。”业内人士韩方(化名)坦言。

  提高权重是每个商家的必修课。一般而言,购买“直通车”是最便捷的方法,相当于“官方推广位”,“砸钱买第一的搜索”。以某电商平台为例,店家可以针对商品设置多个关键词、投放平台、每日预算等。每个关键词最低出价0.05元,最高出价99元,卖家对每个竞价关键词自由定价,最后按实际被点击次数付费。

  直通虽好,但烧钱不少。“直通车虽然能把你的搜索位往前提,但它其实很难保证转化率,而且太贵了,很多开直通车的店家都是赔钱的。”业内人士向北京商报记者透露。

  相比起来,“物美价廉”的刷单就成了最优解。据了解,商家通常会找第三方团队帮助自己运营店铺的数据情况,例如提升某一关键词的客单转化率等。运营团队就要根据关键词进行补单,把数据做起来,因此便将刷单任务交给主持,主持再连同将关键词、单价、佣金等各种要求同大量刷单任务一并派发给自己的刷手。

  商品本金不同,每笔佣金价格也不同。根据一名主持发给北京商报记者的收费表,100元以下的商品每笔佣金9元,101-200元的佣金10元,依次提高。

  “不刷起不来,刷了怕被抓”是大多商家的心声。2014年初,阿里巴巴集团运用大数据手段发现“零距网商联盟”网站在网上存在刷单行为并报警。经过审理,余杭区法院以非法经营罪判处李某有期徒刑5年6个月,并处罚金90万元。此案系全国首例个人通过创建平台、组织会员刷单炒信并从中牟利而获罪的案件。

  不过海量需求和利益面前,仍有人愿意铤而走险。2021年,市场监管总局在全国范围内开展重点领域反不正当竞争执法专项整治,截至2021年上半年,全国各级市场监管部门共查办各类不正当竞争案件3128件,罚没金额2.06亿元。

  对店家来说,刷还是不刷,的确是个问题。有困惑的商家在市场监管总局的网站上留言:“我经营着一个8年的资深店铺,今年是刷单最疯狂的一年。我今天的问题有三个:如何明确定义电商虚假交易?国家有关电商虚假交易的法律法规是否是摆设?国家是否有关注过虚假交易对电商经济总量的占比?”

  套路叠套路:

  “AB单”与“空包网”

  刷单不是个新鲜事。“电商平台火起来的时候,就有刷单了。”2014年,号称“刷单第一人”的葛峰在网络上公开宣称刷单是暴富行业,“双11”一天就刷出了一台法拉利。一直到今天,刷单的本质从未更改,区别在于“如何更真”。

  路子一个比一个野,套路也一个比一个深。“以前还有些黑科技叫黑搜、魔搜,那个都不用刷单,直接是软件截取用户流量,把你的商品往前放。不过也很快就被平台发现,补上漏洞了。”业内人士许邵(化名)向北京商报记者透露。

  据了解,魔搜是一款软件工具,本质上是冒用用户身份,修改或增加用户浏览特定商品的历史行为数据。软件开发者已在2020年初被判刑。

  “不要再相信魔搜、黑搜啦。”在网络论坛里,有经验丰富者耐心分享如何刷单不被降权的教程。“进入店铺产品的方式一定多样化并且是有效流量,符合情理的递增”“一定一单一单地放,时间分散”“单号一定要真实,可以找当地物流买”。

  “拍A发B”是目前常见的一种模式,以给老客户或者刷手寄送小额赠品代替下单商品为主,从表面上看接近正常购物行为,既躲避了监管,也完成了刷单。但在此基础上衍生出的“发空包”和“发单号”,则要危险许多。

  据了解,一些不法分子控制着多个兜售快递空包的网站,贩卖大量的快递单号,这些快递单号或通过快递物流平台空转,或通过线下物流渠道“寄空包”。此外,业内还有专门倒卖快递单号的网站,实际就是窃取其他人的快递信息。

  “相对来讲,空包是很节省成本的一个方式。但有些物流地址只能匹配到市,且物流信息异常地快,因此也很容易被查。去年下半年很多快递空包网站直接倒闭关门了。例如空包网,去年一度不能注册,不能购买,直到今年也才只能购买,但不能够注册新用户。”韩方透露。

  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去年,无锡警方破获了一起网络贩卖快递单号案件,两名犯罪嫌疑人在两年时间里,控制着“空包网”等兜售空包的网站2600余个,贩卖了约6亿条快递单号。

  危险的试探:

  监管追逃反复上演

  刷单无异于造假,往小了说欺骗消费者,往大了说,在不公平的竞争之下,亦影响平台经济的健康发展,乃至劣币驱逐良币。今年7月,市场监管总局发布2021年度重点领域反不正当竞争执法典型案例,便对“拍A发B”“发空包”等相关套路和典型案例都进行了曝光,并将此作为未来监管的重点。

  事实上,2017年《反不正当竞争法》在修改时,就增加了“互联网专条”,其中便提及虚假交易相关内容。2018年9月开始实施的《电子商务法》第17条也规定,电子商务经营者不得以虚构交易、编造用户评价等方式进行虚假或者引人误解的商业宣传,欺骗、误导消费者。

  盈科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高同武解读称,刷单炒信的行为属于“虚假或者引人误解的商业宣传”的不正当竞争行为,依据法律规定,商家将面临20万元以上200万元以下罚款、吊销营业执照等行政处罚。

  “从刑事责任角度来讲,商家以营利为目的从事刷单炒信业务可能构成非法经营罪。商家如果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实施刷单炒信行为,骗取刷单平台或者他人财物的,还可能构成诈骗罪。”高同武告诉北京商报记者。

  相比于法律监管主要指向刷单主持群体,商家最担心的还是平台的监管。据了解,某电商平台在2015年就上线了“虚假交易订单屏蔽系统”,平台将对虚假交易的卖家违规行为进行纠正,包括删除虚假交易产生的商品销量、商品评论,情节严重的,还将下架店铺内所有商品,永久关闭店铺;拼多多2019年表示已建立“反作弊系统”,通过自发展示平台“总售数据”、打击虚假发货等措施,在动机和可能性上消除刷单作弊。

  “平台也在查,查到了就会给违规,评论和销量全部删除,狠一点的就是把链接降权30天,30天结束,这个链接基本也就死了。再重一点的就是扣分,扣分扣多了会自动退店。最狠的就是直接退店。”韩方告诉北京商报记者。

  套路漫漫,商家主持和监管你追我逃的戏码反复上演。而刷单江湖里,位于“食物链底层”的刷手还在嗷嗷待哺,以刷单为名的骗局不断收割“兼职者”的血汗钱。北京市公安局反复提示,兼职刷单就是诈骗,不要参与!购物退款联系官方客服核实,不轻信来路不明的购物网站。防诈下载全民反诈App,如有疑问请打96110咨询。

(责任编辑:柯晓霁)

图说天下

×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新闻
财经
科技
汽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