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技 > 内容

群起而攻之 英伟达天价芯片收购案悬了?

发布时间:2021-08-30   来源:中国网科技    
字号:

  来源:北京商报

  美国芯片巨头英伟达想要收走英国芯片设计公司ARM,困难重重。在各国政府审查还悬而未决之时,这起价值540亿美元的收购案又遭到了业内多个大佬的反对。反对的理由显而易见:两家把控行业上游的巨头结合,存在垄断的巨大风险;但如若收购不成,灰心的不只是这两家公司,还有急着套现的ARM“老东家”软银。

  多个大佬反对

  一度轰动全球的540亿芯片收购案,又出现了新的危机。当地时间8月28日,《每日电讯报》在报道中称,特斯拉CEO马斯克因为竞争问题,对于英伟达并购ARM的计划表示担忧。与此同时,美国第一大电商巨头亚马逊、全球第一大手机制造商三星也对该交易持反对意见。

  至于反对的具体原因,报道指出,特斯拉的自研自动驾驶芯片、亚马逊的自研云计算芯片等,都依赖ARM体系,而目前英伟达在该领域已经是两者的强劲对手,显然,英伟达一旦切断ARM对外授权或者施加新限制,短期内将对竞争者造成巨大损害。

  事实上,反对的不只这几位,几乎所有与芯片行业有关的大佬,比如谷歌、微软、高通,很早就站到了这桩收购的对立面,据悉这些巨头早早就向相关部门上书,反映了自己对英伟达收购ARM的忧心忡忡,当然理由也很简单,就是可能造成的垄断问题。

  据了解,ARM是一家芯片架构设计的大公司,在移动智能设备半导体芯片设计领域的市场份额中几乎处于垄断地位,而英伟达是世界最大的计算机芯片公司之一,市场份额占有率很大,如果英伟达成功收购ARM,将会成为世界半导体芯片领域的巨无霸公司,掌握更多的话语权。

  与收购方英伟达不同,ARM本身不生产芯片,主要业务是将自己的芯片核心架构产权授权给行业里面的“合作伙伴”,由他们去开发相关的处理器及相关系统。授权费(License)和版税(Royalty)就是ARM的主要收入来源。

  芯片专家步日欣介绍,ARM最为人熟知的是设计了一种架构,用于许多手机的芯片,包括大多数安卓手机中使用的高通芯片,以及苹果iPhone系列芯片。此外,苹果还计划将其Mac电脑从英特尔芯片转向基于ARM的设计。

  由于ARM架构具有性能高、成本低和能耗省的特点,因而获得市场的追捧。目前,市面上95%的智能手机的芯片都使用了ARM授权的架构。另外,大量物联网(IOT)设备以及汽车、家电、传感器、数字相机、无人机边缘计算设备也使用了ARM的技术。

  监管的阻力

  英伟达收购ARM始于2020年9月,当时英伟达宣布,计划以超过400亿美元的价格从软银集团手中收购英国芯片设计公司ARM,使其成为芯片行业史上最大的一笔收购。

  如此大的一桩并购案,反对的不只是行业内部,还有来自官方的审查。因涉及到全球芯片产业链,这起收购需要经过中国、美国、欧盟和英国的批准,预计监管审批周期可能长达18个月的时间。

  其实,这并非ARM的首次“卖身”,此前该公司于2016年被以320亿美元的价格出售给了软银,而软银是一家主要以投资为背景的企业,监管审查并没有那么严格,短短2周内便完成了所有的尽职调查。

  对于此次监管部门严查的原因,步日欣认为,此次收购的主角英伟达是美国的芯片巨头,和高通、苹果、英特尔等ARM的大客户都有着业务上的竞争,因此注定会引起全球反垄断部门的注意。

  其中,英国市场反竞争机构的初步调查已经指出,英伟达收购ARM存在扼杀创新的巨大风险,可能将严重破坏全球芯片市场竞争,而英伟达给出的补救措施并不足以解决该问题。这也被看做是英方已经决定否定交易的信号。

  此外,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TC)此前已宣布深入调查该收购案,预计调查结果将在未来几周内公布。至于欧盟的审查,知情人士表示,英伟达很可能在下月初为540亿美元收购ARM的交易寻求欧盟的反垄断批准,预计监管机构将在初步审查后启动全面调查。

  英伟达表态称,会解决欧盟的一切担忧,但他们没有明确如何解决这个问题。英伟达发言人表示,收购ARM的交易有利于ARM及授权许可方,也有利于市场竞争及整个行业,英伟达将通过监管程序与欧盟合作解决任何问题。

  英伟达还强调收购ARM已经得到了一些公司的支持,包括联发科、Marvell及博通等半导体巨头。

  对于收购的最新进展,北京商报记者联系了英伟达和ARM方面,但截至发稿还未收到回复。不过在最近一次财报会议中,英伟达CEO黄仁勋坦言,原计划2022年3月之前完成并购,如期的可能性已经不大,但他仍对过审充满信心。

  芯片巨头关键一战

  “一生仅有的机会。”在英伟达收购ARM时,黄仁勋曾如此说道。但现在,这一机会还面临着太多的风险。

  从全球芯片产业链的角度来看,这几乎是一桩全球产业生态都在反对的交易。就连ARM的联合创始人Hermann Hauser也公开表示,这起收购案将破坏ARM商业模式,将ARM生态伙伴推上危险悬崖,甚至关乎国家经济主权。

  这源于ARM的“江湖地位”。据ARM官方发布的最新报告显示,仅在2020年第四季度,全球基于ARM IP的芯片出货达到了创纪录的67亿颗,超越了X86、ARC、Power 和MIPS 等其他架构芯片出货的总和。ARM的IP还具有非常强的杠杆效应,一年近20亿美元的营收,撬动起全球上千亿美元的芯片设计产业价值。

  还有业内人士担忧,收购ARM后,英伟达可能会提高芯片的售价,抑或是不给其他存在竞争关系的厂商提供芯片技术支持,从更长远的角度来看,布局全面的英伟达可能将成为下个时代的“收割机”。

  不过,黄仁勋一直强调,将继续保持ARM的开放许可模式,保持全球客户的中立性,继续保留ARM的名称,ARM总部仍留在英国剑桥,并在英国建立一个新的全球卓越人工智能中心。

  这笔交易最终能否完成,目前还不能完全确定。但可以确定的是,对于这场收购,着急的不只是英伟达和ARM,还有此次交易的卖方——软银集团。

  去年以来,软银与董事长孙正义始终置身于水深火热中。先是软银愿景基金投资失利,雷声滚滚,结果又赶上“全球黑天鹅”爆发,逼其交出一份史上业绩最差成绩单。

  一个季度巨亏超1万亿日元,这在整个软银发展历程中都极为罕见。在那之后,软银不得已要通过变卖资产的方式套现,用于还债及减轻运营压力,卖出ARM也是他们一桩大买卖。

  但现实是,这起全球芯片行业的世纪并购大案,正面临非常大的阻力,前途未卜。根据英伟达和ARM的收购协议,两家公司可以选择将最后期限延长至2022年9月。同时,在没有得到政府的许可的情况下,任何一方都可以宣布退出,终止协议。

(责任编辑:柯晓霁)

图说天下

×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新闻
财经
科技
汽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