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技 > 内容

多益网络陷多事之秋:董事长指控前CEO或涉广告腐败

发布时间:2021-09-01   来源:中国网科技    
字号:

  来源:中国经营报

2021上海ChinaJoy展会前夕,工人在搭建多益网络展台。本报资料室/图

  因董事长指控前CEO涉嫌贪腐,多益网络又一次站在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8月19日,多益网络官网发布《董事长亲查广告腐败、广告假量纵容外挂案》一文称,该公司董事长徐波亲自发文,要亲查广告腐败、假量纵容外挂案,文中直指该公司前女CEO唐忆鲁团伙涉嫌贪腐涉及品牌公关、行政、人力资源等部门人员。此后,网络传言称多益网络11名公关部女员工被“清退”。

  对此,《中国经营报》记者向多益网络等涉及相关方求证,但截至发稿未获回复。不过,多益网络公关部一名女性员工方红(化名)向记者表示,在上述事件发生的当天,这11名女员工被“清退”,第二天又被召回,告知可复职。但据称当时没有一个人提出复职。

  董事长称前CEO涉“广告腐败”

  8月21日,多益网络新浪官网微博发布消息称,公司将针对广告、基建等腐败问题开展专项核查,以肃清纪律,弘扬廉正之风。

  《董事长亲查广告腐败、广告假量纵容外挂案》一文指出,相关高管团伙“在多益欺上瞒下为包庇故意造假的广告注册玩家外挂号,而纵容外挂,导致之前好几年几乎没有处理外挂”。

  易观分析师廖旭华近日向记者提及,外挂属于破坏计算机系统方面的问题,通过用一些技术手段使计算机软件不按照原来设计的方式去运行,并且从中获利。使用外挂会造成很大的游戏公平性上的问题,会非常严重地损害游戏的运营环境。

  廖旭华表示,游戏公司一般对外挂有监控,使用了外挂,一般数据会有异常表现。如果监控到有外挂,公司可能会追根溯源,甚至报案处理。但这是一个博弈的过程,不可能让外挂真正杜绝。

  对于此次徐波提及的CEO或存在广告腐败的情况,廖旭华称,如果公司的游戏确实长期有假量和纵容外挂的情况,董事长很大可能是知道的,而且也并不会是现在才知道。这或许并不是一个所谓的腐败治理的问题,而是管理层之间“政治斗争”的问题。

  记者在天眼查上看到,多益网络目前由徐波控股,其持有公司99.5%的股权,剩余的0.5%股权则由广州浩然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广州浩然”)持有。2018年5月,唐忆鲁等多个合伙人退出广州浩然后,徐波和郭伟成为仅有的股东和合伙人,两者分别持有广州浩然96%、4%的股权。

  8月21日,多益网络新浪官网微博发布消息称,公司将针对广告、基建等腐败问题开展专项核查,以肃清纪律,弘扬廉正之风。并对外有奖征集线索,涉及举报对象包括以唐忆鲁、前行政主管马兴佳为核心的相关广告、公关、商务、行政及基建负责人;广州佳益广告有限公司、广州意合未来信息科技有限公司、霍尔果斯掌握时代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等与其进行广告合作的企业等。

  记者联系上述涉事相关方了解实情,其中,广州佳益广告有限公司在与记者取得联系后并未做出回应;霍尔果斯掌握时代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方面则表示,该事件将由公司法务部处理,但对于具体是什么形式、时间做出回应,对方只表示公司会有安排,具体细节需向公司咨询;广州意合未来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方面则直接拒绝回应。

  北京云嘉律师事务所律师赵占领向记者表示,从法律层面来说,如果对被征集线索的对象,已经有了贪腐的相关证据,或者说其已经被相关的司法机构在进行调查,甚至做出了相关的民事判决。这种情况下,再去征集其他还可能存在的一些其他的贪腐行为,也没有问题,关键就看措辞了,比如CEO之前因为贪腐已经被调查甚至被刑拘了,但是我们掌握的这些证据或者说警方调查的只是某一类行为,我们怀疑他可能在其他方面还有问题,现在缺少相关的线索来证明,因此来征集,这种情况下也没有问题。第二种情况是现在没有任何证据证明人家有贪腐,然后通过在内部悬赏的方式来征集。同时也对他定性了,这就涉嫌损害他人的名誉。

  而如果CEO真的可能有广告贪腐的情况存在,法律上会怎么判,要看具体是什么样的贪腐行为,比如说谈合作项目吃回扣,这种就属于公司企业人员受贿罪,而如果说利用职务之便掌握了钱财,然后非法转移,这个可能涉及到职务侵占。

  公关部女员工被“清退”?

  据方红透露,多益公关部一共有30多人,其中女性13名,但这次恶劣“清退”事件只针对全体女生。

  记者了解到,此次徐波发文要求亲查腐败事件,涉及多个部门人员。

  值得注意的是,在多益网络披露徐波发文要求亲查腐败的当天(8月19日),网络上就传出多益网络公关部女生被集体“清退”的消息。

  该消息称,8月19日下午2点半后,多益网络公关部所有女生火星(内部沟通软件)无法正常工作;随后被收缴电脑主机,除一位孕妇和休产假同事,11位女生均被叫进小黑屋“面谈”,并被要求签三张单(工作交接单、离职申请单、请假一个月申请单),没收工卡,全程跟随,直到被逐出公司。”

  对此,记者联系到多益网络的一位女性公关,但该女士称,自己目前在休产假,对公司近期发生的相关事情并不清楚。

  方红则向记者证实了上述传言,她提到,“事情发生在上周四(8月19日)下午,此前并无先兆,所有女生直到内网账号(火星)被停掉之前,都是正常工作。然而当天下午,公关部所有女生火星账号被停,电脑主机被收走,随后一个个被叫去面谈,然后被要求签下自动离职申请、请假一个月申请,才能离开办公室,然后并有专人看着你,没收工卡,送出多益园区”。

  据方红透露,多益公关部一共有30多人,其中女性13名,但这次恶劣“清退”事件只针对全体女生(未包括休产假和怀孕的两位女性)。

  方红称,8月19日下午,徐波在办公室里对我们说的是“停职调查”,公司对上述或存在的腐败情况进行调查,针对整个公关部门,不针对个人,但结果却是只有女生被清退了,当天晚上徐波在公司大群里却说“批准那群女公关离职了”,这是我们所感到心寒与愤怒的。

  方红还向记者透露,公关部11名女生被“清退”次日,又被叫回公司与徐波面谈。这些女生中,有的通过校招刚进入公司一个多月,徐波表示,“刚进来一个多月怎么会和腐败案有关系”,8月19日的清退是紧急措施,并非最终措施。当天面谈完,女生们被告知可以复职,并被告知留下的可以给5000元赔偿。

  方红称,当天现场,没有一个女生提出“复职”,人力资源部方面说给一个星期的时间做决定要不要复职,目前11个女生陆续有人在提离职了。

  在方红看来,“这在本质上是违法的,定向针对女生”。“事已至此,怎么说都说不过去了,很心寒,本身是违法的操作,不尊重个人,不值得复职”。

  “对于此次的无辜清退,公司没有许诺赔偿。因为我们次日又被通知回去接受面谈,徐说‘尊重每个人的决定’,因此,像我们这种最终离开的,人力告知这种属于‘自愿离职’,并没有赔偿。但是,我是多益公关部被迫辞职的女员工一员,于情于理,都不属于‘自愿离职’,仅仅因为女生的身份,十几号人的工作生活都因此被改变”,“目前需要收拾心情,事情的发生我需要时间去修复,周五那天是我们最后一次看到所有公关女生,不少人哭肿了双眼,我们其实什么都没做错,只是他因为我们是女生,被无辜卷入。”在接受记者的采访过程中,方红向记者提及。

  对此,赵占领表示,如果员工自己主动写了离职申请,一般就属于员工自己单方解除劳动合同,不能要求单位支付经济补偿金,也不能要求支付双倍赔偿金,除非员工有证据证明单位强迫他写辞职申请,这种强迫是你必须要写,不写的话就要受到个人自由限制,或者是有其他的处罚等等,如果没有就不算强迫。而如果员工没有写辞职申请,单位单方面辞退了,这构成单方解除劳动合同,就需要有法律规定或者是劳动合同约定的理由,否则就构成非法解除劳动关系,需要依法支付双倍经济赔偿金。

  而对于多益网络“清退”公关部绝大部分女生是否与徐波清查腐败案相关,方红称,其不认为与此事存在关联,只是因为高管是女性,而公关部女生多(对比其他部门),“是因我们的‘女生身份’而被无辜连坐”。对此,记者向多益网络方面求证,但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责任编辑:柯晓霁)

图说天下

×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新闻
财经
科技
汽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