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内容

深圳城中村走出的龙狮队获赞1500万,网友:少年轻功了得

发布时间:2022-01-24 17:47:31   来源:本站    
字号:

《雄狮少年》上映时,廖其曲带着他“南粤龍狮团”的全体成员看了一场。十多个零零后小伙子嘻嘻哈哈走进电影院,两个多小时后,若有所思地走了出来。

不管怎么说,终于有一部片子把他们流过的汗、走过的路展现出来。

年轻时,廖其曲以舞狮为业,电影最后决胜的跳擎天柱动作是他当年的招牌之一。现在,他成了那个带着徒弟东奔西跑的师傅,肩上担起养活一家老小、保障全队生计的责任。

全中国有成千上万家龙狮班组。作为其中一个普通队长,廖其曲几乎不可能有机会让自己的故事登上大银幕。但在抖音上,他的账号“@廖师傅”已经凭借队员们上下翻飞的本事获得了1500万次点赞,积累了超过百万粉丝,成了网上最火的舞狮团队之一。

城中村里的雄狮少年

深圳市,南山区,西丽镇,麻勘村。在远处摩天大楼的映衬下,这个当年位列“深圳十大客家古村落”的村子现已改为街道社区,仍保持着城中村风貌,成了廉价出租屋集中的地段。

贴满瓷砖的二层小楼和棚屋、废地之间,篮球场大小的地面上,立着二十余根两三米高的铁桩子——在舞狮中象征高崖险峰,下面放了许多大小不同、颜色不一的软垫。垫子上站着两个人,防万一。

远处,楼根下还坐了几个人,有人拿手机拍,有人抬头望,还有人仿佛忘了楼顶有师傅的镜头,正拿毛巾擦着上身。

锣鼓响了。一面锣、一架鼓、两张镲,就足以支撑起各类小型表演。南狮没了锣鼓就少了大半韵味,鼓手更是需要起到指挥的作用,故而常由廖其曲亲自担任。

流行于华南地区的南狮,其套路大多带有剧情。比如在“登山采青”中,狮子得知在崇山峻岭深处藏有一株吸取天精地华的仙草,便立志跋山涉水,不畏艰难险阻,登上山巅,将那仙草采来,再在狂喜中飞身下山。

深圳城中村走出的龙狮队获赞1500万,网友:少年轻功了得1088.png

【俯瞰质朴的训练场】

廖其曲开始“登山”是14岁。作为团队唯一不是“95后”的成员,廖其曲出生于1990年,父母是广西省贺州市下辖某镇的普通农民。

徐克的电影《黄飞鸿之三:狮王争霸》上映时他不满三岁,整个童年,他都浸淫在黄飞鸿传说中。南狮又叫“醒狮”,名称来源不能确定,但早在民国初年,南方革命者就广泛使用醒狮意象来唤醒封建中国这头睡狮。至少,在男孩们心中,威猛龙狮与爱国英雄就这样成为一体。

等到初中毕业,眼看读书路越来越窄,廖其曲开始盘算:与其要么打工、要么务农,为何不冒次险,把自己从小比比划划的舞狮当作职业呢?

狮子就这样站到了山脚下。廖其曲只身来到深圳,投靠姐姐认识的舞狮师傅。师傅姓邓,当年刚18岁,来自广西省梧州市藤县,那里号称“狮王之乡”,家家武馆都有狮队。

练舞狮与练武共享同一套基本功,没有捷径,每天至少练六个钟头,上午三个,下午三个。舞狮对体能要求严格,早上起来先跑步,然后扎马步。为了强化弹跳力,要练蛙跳、单腿马步等。为了适应托举动作,还要举哑铃加强臂力。这些都练好之后,才能开始练真正的舞狮动作。

一只狮子两个人,一狮头,一狮尾。起跳的时候狮头先起,狮尾要马上发力举起狮头,脚步立刻跟上,两人才能跨越高桩之间两三米的距离。默契稍有不足,轻则擦破皮,重则摔断腿。

体重轻的少年进了队,往往先当狮头,等年龄与肌肉逐渐增长,再转型成狮尾。廖其曲也是如此,首任搭档就是不断托起自己的邓师傅。

“狮头的话会有这种很爽的感觉,有那种会飞的感觉,因为狮尾会把他定在空中,做出飞来飞去的动作。在空中那种感觉是很舒服的。”廖其曲说。

深圳城中村走出的龙狮队获赞1500万,网友:少年轻功了得2042.png

【廖师傅团队成员的室内彩排。这段视频收获了超过百万赞。】

学徒没多少工资,只有一点生活费,廖其曲也没有放弃这个行当。练了半年,他“出师”了,跟着邓师傅到刚完成“农村城市化”的深圳某村参加一场极为隆重的演出。舞台上,十八岁的少年托举着十四岁的少年在高桩上翻飞,舞台下坐着众多贵宾。

十多年后再回想起来,刚“出师”那段时间是他人生中最高光的时刻。

廖其曲又跟着邓师傅干了几年,参加大大小小的商演和比赛,直到2010年,他在麻勘村成立“南粤龍狮团”,有了自己的团队,2016年又注册了公司。

如今,廖其曲已经陆陆续续收了两三百个徒弟。团员和徒弟训练时,32岁的他喜欢在旁边小楼顶上举着手机,俯拍他们腾跃的样子。一贯隐藏在狮皮之中的两个少年现在站在阳光下,让周围人看清他们怎样起跳、托举、跨越、落脚,正像他当年一样。

他作为舞狮少年,已经登过那根最高的桩。但这远远不是最难的。

狮王的另一座山

在华南地区,像“南粤龍狮团”这样的南狮团体可能多达千家,部分由乡镇政府、村委会、同乡会等出资支持,部分走市场化路线。廖其曲估计,仅广东省内,商业和民间的南狮团体就有五六百家。比脱颖而出更现实的,是持续接到商演订单,稳住生意,保证全队的饭碗。

麻勘村全村集中着六七家舞狮团队,大部分队长都是邓师傅的徒子徒孙,一个带一个,蜗居在城中村里。传统的订单大多来自市内各路婚庆展演公司,两头狮子加锣鼓,八人一场,报价一两千元。

南狮深深根植在岭南文化的基因之中。从前,两广地区到处都是舞狮,从红白喜事到乡镇社火;现在,受到疫情影响,舞狮市场正在缓慢萎缩。而比市场衰落更快的是队伍。廖其曲说:“现在一年只能招到两三个新的学徒,像以前,一年的话都会有几十个。”

2018年,短视频平台刚出现不久,他开始琢磨着把这个渠道利用起来,能多招几个人也好。起初,他的城中村舞狮训练视频在平台上反响寥寥。突然有一天,一个视频在他的抖音@廖师傅 上获得了7000万播放量,登上热门。有网友评论说:“感觉像会轻功一样。”

【廖师傅为走红的这段视频加了“倒放”特效,取得了意料之外的新奇感】

出生于2001年的廖其武早在师傅之前几个月就开始跟伙伴们琢磨抖音了。他是廖其曲的堂弟,也是他的徒弟,抖音叫@龍狮小武,开号半是为了好玩,半是为了给团队攒流量。现在他的号也收获了将近50万点赞。

廖其曲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在抖音走红的,但他马上把全队小伙子们都叫来,让他们人人开抖音,把联系方式也贴到抖音上。没多久,新的订单开始进来。

通过短视频,廖其曲的龙狮队走出深圳市、走出两广,到达更远的地方。去年春节,团队从抖音上接到了四川一家景区的驻场活动。国庆节期间,河南三门峡景区也从抖音上下单,邀请他们过去表演七天。廖其曲说,北方观众很少看见南狮,“现场的那种氛围是很热情的,掌声和尖叫声是不断的。”

还有个玩摄影的外国人在抖音上看到了那条热门视频,给廖其曲用英文发了消息。廖师傅不会英文,靠微信自带的翻译功能接待了拍摄,但至今也没弄清楚那人究竟来自哪国。

“他说我们舞狮表演的很好——反正就是这个意思,就是我们中国的舞狮不可思议,你们竟然会飞,他说。”

也有岭南之外的徒弟慕名前来拜师学艺。这些人的故乡遍布河南河北、山东山西,有纯粹的爱好者,更有怀揣梦想的创业家,学会之后就回到老家开办自己的龙狮团队。

最出色的是从重庆来的两个男人,都三十多岁,按一般龙狮队的标准早就“超龄”了。不过,两人异常刻苦,每天拼命练习,只花了两个多月就把梅花桩练熟,出了师——这个速度甚至突破了廖师傅自己的记录。之后,他们回到重庆,组建团队,创办了“南粤龍狮团”分会。

现在,廖其曲把团队18个人分成两组,全队每天最多能接到四五场演出,主力队员每星期要演十六七场。

深圳城中村走出的龙狮队获赞1500万,网友:少年轻功了得4152.png

【团队成员正在准备演出。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世俗成见告诉廖其曲,靠舞狮不可能成家立业,但他与妻子偏偏是在铁桩下认识的。那是2008年,在惠州城里一家大型商场的开业演出上。

按照当地风俗,开业演出开始之前,商城老板会给狮子“点睛”,用朱砂笔点狮子的眼睛,又要点额头、点狮口、点铁脚,从头点到尾,寓意从头顺到尾。

实际上,舞狮者才是为狮子“画龙点睛”的那个人。当人与狮子融为一体,力量会自然从狮子身上流溢出来,感动观众。

廖其曲说:“我在梅花桩上表演,她就在梅花桩下面看我表演。然后,在桩上,我可能就看到她了,她也可能看到我了。然后,我对她眨眨眼睛——狮头(道具)是可以眨眨眼睛的。然后,我演完之后她还没有走。然后,我直接去问了她的联系方式。然后,我们就慢慢这样聊着聊着,反正我们就结婚了。”

堂弟小武则像许多仍以舞狮为业的年轻人一样,怀揣着“明星梦”。他羡慕国内外的顶尖团队,不但能完成各种复杂的技术,还能自创动作、自编剧情。即便收入并不丰厚,他仍打算跟哥哥一起在龙狮行当里坚持下去,推动自己的团队朝它们靠拢。

深圳城中村走出的龙狮队获赞1500万,网友:少年轻功了得4892.png

【小武刚到廖师傅门下时的二人合影。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训练场的氛围是最好的,小武说。连队员带徒弟,几十个少年在城中村贴满马赛克瓷砖的楼间,拼命努力,向往着能自由飞腾。这才是舞狮最好的部分。


×
新闻
财经
科技
汽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