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内容

高进低出,“二房东”唱的哪出戏?

发布时间:2021-08-04   来源:台州晚报    
字号:

“慕家”办公场所 王风华 摄

“二房东”对众多市民来说,并不陌生,即所谓的房屋托管公司。

近阶段,采取“高进低出、长收短付”的运营方式,一家名叫台州慕家房地产营销策划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慕家”)却陷入一场纠纷中:房东、租客以及公司员工抱团维权。

由于此事件涉及面较广,已经引起相关部门的关注,并介入调查。

租金逾期未付,“二房东”一拖再拖

“收了一个季度的租金后,公司不付钱了,而且还一拖再拖。”马先生是此次维权事件的代表之一。日前,他专门来到本报编辑部投诉。

马先生介绍,他在椒江凯悦大厦有一套55平方米的房子。今年3月,他和“慕家”签订了一份房屋托管合同,合同约定租期为2021年3月3日到2022年3月6日,租金为每月2580元,付款方式为一个季度付一次。“7月初,本应该付我下一个季度的房租,现在却没了。”

“对方答应7月下旬把钱打进来,结果又失约了。”和马先生同样情况的王女士,在椒江新明半岛有一套80多平方米的房子,在今年3月4日与“慕家”签订了一份房屋托管合同,也是按季度支付,进入第二季后,也收不到租金了。

按照合同约定,马先生和王女士应该在7月上旬收到第二笔三个月的租金,但是时间到了租金却没打到卡里。他们自然要问“慕家”要,可对方找各种理由搪塞他们,迄今仍未解决。

因为一直没能拿到租金,马先生多次到“慕家”的办公场所。在这里偶遇了许多来要钱的房东,马先生这才知道,像他这样被拖欠房租的房东还不少。

记者了解到,因为“慕家”拖欠租金,一些签了合同还没到期的房东,要求和“慕家”解约,将房子收回来。

房东、租客、员工抱团维权,集体报案

如果说房东将房子交给中介公司托管,因拿不到租金而焦虑的话,那最难受的还是那些租客。由于房东拿不到租金后,有些房东只好提出让租客限期搬走,有些脾气急的,彼此间还发生了争执。

“我付了一年的租金,和中介公司签订了合同,怎么能把我赶走呢?”租客张先生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情绪非常激动。他表示,房东未能从“慕家”那里拿到租金,不应损害租客的利益。

不过,当众多房东和租客渐渐了解事件真相后,他们开始抱团维权,纷纷相约去椒江公安分局府前派出所报案。

“现在应该有数十人在派出所登记报案,我们认为‘慕家’涉嫌欺诈,应该好好查查。”马先生告诉记者,“慕家”通过“高进低出”的办法在椒江收了上百套房子,而拖欠的租金数额虽然具体不详,但肯定不是小数目。“如果他们关门跑路,我们该向谁维权呢?”

记者得知,原先在“慕家”上班,即负责收房子的部分员工,因为拿不到工资,也加入了维权队伍。

为了方便联系,目前,房东、租客、员工专门建立了一个维权微信群,人数将近300人。记者注意到,这近十天来,他们每天在关注维权的进展,希望有关部门帮忙解决。

高进低出,“赔本”的买卖怎么玩?

马先生介绍,他的房子租给“慕家”是每月2580元,而“慕家”把房子租给租客每月才2000元。同样,王女士的房子租给“慕家”每月是2500元,而租给租客每月才1983元,也就是说高价收走的房子,低价租出去。这就是所谓的“高进低出”。

租客那边收一年的房租,房东这边却拖欠不付;房子高价收进,低价出租。这“赔本”的买卖到底是怎么玩的?

带着种种疑惑,7月26日下午,记者来到东商务区巨鼎国际商厦2单元1501室,这里就是“慕家”的办公所在地。

记者看到,公司办公场所有些凌乱,地上随处可见烟蒂。办公室里除了几名员工外,“慕家”的法人代表毛启荣也正好在。

“2500元收进,2000元收进,这钱从哪里赚?”记者亮明身份后,开门见山问道。

毛启荣介绍,公司的确收了100多套房子,现在已经有70多套租赁出去,签订了合同,还有30多套“捏”在手里。他承认公司眼下遇到了困难,主要是因为资金上出现断档。

“我们正在积极想办法从别的渠道调集资金,与房东协商解决。”采访中,毛启荣断然表示不存在欺诈行为,他倒认为因为房东的过激维权导致公司经营更加困难。“公司还在运行,我们等待公安机关的调查结论。”

至于“高进低出”的运营模式,他解释说,公司采取这样的“赔本”的办法,是为了抢占市场,计划通过数年时间逐步垄断椒江的二手房房源。

“我们还通过拆包的形式,减少损失,比如车房可另外出租。”一位员工向记者这样解释。

同时,毛启荣也证实,公司原有的六七名员工的确已经辞职,还有十几万元工资未结算。

而记者通过网络搜索,发现去年8月,上海、杭州、成都等大城市也出现不少房屋托管公司资金链断裂而跑路的信息,以致租客无法租房,房东拿不到租金,引发一些社会问题。

为此,去年9月,国家住建部联合八部委,还专门下发了文件,对这种“高进低出”的租房市场进行整顿。

律师称高进低出不合常理,警方已介入

调查中,有业内人士指出,一些房屋租赁公司披着“占据市场”的外衣,利用收支两条线进行违法经营活动,涉嫌非法集资。

昨天,记者采访了浙江海贸律师事务所律师郑超。他说,在正常的情况下,中介只有低进高出才能不亏,还要除去办公开支及人员工资,剩下的才是利润。现在对方没能就这部分亏损做出合理解释,这很容易让人怀疑公司的动机。郑超认为,马先生以及王女士等房东可以要求解除托管合同。

郑超表示,房东跟“慕家”解除合同,拿回房子后,租客可以向“慕家”主张退还已经缴纳的租房费用,并且可以要求赔偿损失。

因此,郑超认为,由于涉及租客和房东人数较多,市场监管部门可先介入调查。如果涉及刑事犯罪,由市场监管部门移交公安,公安机关进行立案侦查。

记者在调查的同时,也多次与府前派出所联系,了解情况。警方回复,他们已经着手调查,一些细节还不便公布,并将有关情况上报给上级主管部门。

就这几天,房东和租客纷纷在传“慕家”公司的门已经上锁,即关门歇业。

昨天截稿前,记者通过微信联系“慕家”法人代表毛启荣,却一直未收到回应。而数日之前,他告诉记者,自己不会跑路,会将事情处理好。

图说天下

×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新闻
财经
科技
汽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