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娱乐 > 内容

《扫黑风暴》凭真实出圈!取材改编自这些真实案件,比剧情更狠

发布时间:2021-08-25   来源:大众报业·半岛网    
字号:

要说最近最火的剧集,非《扫黑风暴》莫属。从8月9日播出至今,经过10多万人评分,豆瓣评分稳定在7.8分左右。

该剧集可以说再次掀起全民追剧的热潮,扑朔迷离的剧情让人上头,网友们每天都在微博上讨论“谁是内鬼”的话题……

剧中有多个不可思议、让人不敢相信的案件,但这些案件并非虚构。该剧内容取材改编自全国扫黑办提供的真实案件,由中央政法委宣传教育局、中央政法委政法综治信息中心、中共湖南省委政法委员会指导。

这些真真实实发生在现今社会的悬案,通过戏剧化的描绘,让整部剧节奏快、反转强,让观众很有代入感。

不吝于呈现黑恶势力之猖狂

直击人心:全剧根据真实案件改编

寻夫14年的薛梅高举证据,匍匐在中央扫黑除恶督导组车辆必经的道路上,一辆洒水车唱着《祝你平安》缓缓而来。悄无声息的,薛梅的血已被冲洗到下水道里。开篇第一集,《扫黑风暴》这一幕就“出圈”了。而在全剧中,随处可见这样不动声色、直击人心的“生活真实”。

看到徐英子自述“他们让我咬住桌角”时,黄女士在微信群里对朋友说道:“太恐怖了。”得到的回复却是:“真实的更恐怖。”看完朋友发来的“孙小果案”新闻报道,黄女士更是不寒而栗:“都说艺术来源于生活、高于生活,结果生活比剧里演的还要魔幻。”

正如豆瓣网中一条热门评论所说,在《扫黑风暴》中,麦自立“被失踪”,徐小山“被自杀”等都令人恐惧,但“最恐怖的字眼是:根据真实案件改编”。

作为一部由中央政法委宣传教育局、中央政法委政法综治信息中心、中共湖南省委政法委员会指导的剧集,《扫黑风暴》中所涉及的案件,均改编自全国扫黑办提供的真实案件素材。

除了这些真实的大案要案,剧中还将“美丽贷”“裸贷”等手法愈发隐秘的犯罪行为融入故事里,也为普通观众敲响警钟。

小编对《扫黑风暴》的已播剧情进行梳理

带你看看真实案件

↓↓↓

1、操场埋尸案

《扫黑风暴》中,麦自立的原型正是“操场埋尸案”,剧中他的妻子为夫伸冤14年,结果在马路上被人暗害埋在了荒野,女儿还被仇人蒙蔽,麦自立失踪案背后的黑手,到底是谁呢?

现实案件是,2019年6月20日凌晨,湖南省新晃县公安局在新晃县某学校跑道内挖出一具遗体,其正是失踪了16年的邓世平,当年他失踪后,校长放出消息,暗指他携款潜逃,16年后才沉冤得雪。

在2001年该校需要建操场,杜少平采取各种手段承建了操场的土建工程,由于他以次充好,教师邓世平作为校方工程监理,多次与杜少平产生了矛盾,而杜少平记恨对方断自己财路,趁着黑夜动手,将他埋在操场中,杜少平的舅舅黄炳松是校长,他知道事情真相,马上掩盖外甥的犯罪事实,拉拢不少人阻挠调查,此案涉及了当地19名公务员,当遗体出现后,工作组前往驻扎,调查出了前因后果,杜少平被判死刑,已退休的黄炳松被判15年。

2021年3月26日,央视播出专题片《扫黑除恶——为了国泰民安》,第一集用大时长讲述了湖南新晃“操场埋尸案”办案背后的故事,被害人邓世平的女儿邓铃首次出镜,回忆了自己从写信给中央扫黑除恶第16督导组,一直到在操场上看到父亲尸体被挖出的心路历程。

2、海南黄鸿发案

《扫黑风暴》中菜市场的“菜霸”行径,给观众带去了不小的震撼。“菜霸”直接控制了绿藤市所有蔬菜的数量和市场,大家都需要向他交纳保护费。再加上这些“菜霸”有着多重的保护伞,导致菜农对其敢怒不敢言,只能默默忍受着。

这一剧情的原型是海南黄鸿发案。央视播出的《扫黑除恶——为了国泰民安》第三集《打伞破网》,讲述了实施违法犯罪多达58起,公然作恶30年却能逍遥法外的海南昌江黄鸿发特大涉黑案。

黄鸿发,昌江特大涉黑组织的“黑老大”,从上个世纪80年代末开始,他以开设地下赌场起家,先后吞并了昌江地区多股恶势力帮派坐大成势,“以商养黑”、“以黑护商”,这个团伙通过强迫交易、敲诈勒索等暴力手段对昌江地区的铁矿、混凝土、砂石场、娱乐场所、农贸市场、土建工程等十多个行业领域形成了非法控制或强势垄断,时间竟然长达30年之久。

2020年7月30日,遵照最高人民法院下达的执行死刑命令,海南省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在昌江县对黄鸿发执行死刑。

3、湖南文烈宏案

《扫黑风暴》中,长藤资本董事长高明远,拉拢了太多的保护伞,甚至帮公职人员升职铺路,其原型人物为文烈宏。

文烈宏在长沙赫赫有名,江湖人称“文三爷”,这个人以水果批发起家,之后开了棋牌室抽成,又开始放钱赚高利息贷,不少客户是企业家,给自己的“保护伞”上交了几千万。

2017年文烈宏被抓,当他所有的“保护伞”被捕之后,文烈宏还用2000万元让监狱协警刘某帮他出逃,越狱事件之后,警方用50小时又捉住了他,当年曾轰动一时。

4、孙小果案

《扫黑风暴》中的孙兴让观众恨得牙痒痒,他在剧中多次上演“一秒变脸”的戏码。不少网友表示,他的各种坏笑可能也会成为噩梦。孙兴的产业都见不得光,而背后又是一条完整的产业链。不少观众分析认为,从目前的剧情来看,孙兴和高明远的关系匪浅,很有可能是父子,加上孙兴之前的名字叫高赫,很多网友都猜测,孙兴的母亲是主管扫黑的贺芸。

可见,孙兴的角色原型是孙小果,在央视播过的大型政论专题片《扫黑除恶——为了国泰民安》第五集《督导利剑》详细披露了曾经震动全国的孙小果涉黑大案,介绍了孙小果数次减刑,被判处死刑后却“死而复生”的来龙去脉。

1994年,身为武警学校学生的孙小果伙同几名社会青年,在昆明环城南路强行将两位女青年拉上车玷污。

案发之后,孙小果被收审但并未收监,虽然被判处有期徒刑2年,但取保候审继续逍遥法外。

1997年4月到6月,孙小果先后玷污了多名少女,甚至在大庭广众之下就公然侮辱女性。其母亲利用公职身份包庇事实,导致孙小果多起寻衅滋事、故意伤害、强制猥亵妇女罪名未被公开。

1998年,昆明中级法院对孙小果判处死刑,但死刑未被核准改为了死缓。孙小果服刑期间,案件再次启动调查,最终改判为有期徒刑20年。孙小果在服刑期间,向国家申请了“重大发明”因此获得减刑,其实这一切都是其母亲和继父在背后做的手脚。

2010年,还未服够刑期的孙小果,利用父母背后的关系网,成功地以“李林宸”之名在狱外活动。还开办了多个公司和娱乐公司在昆明市胡作非为,为虎作伥。

2019年4月,中央扫黑除恶第20督导组进驻云南省期间,昆明市打掉了孙小果等一批涉黑涉恶犯罪团伙。

2020年2月20日,孙小果被执行死刑。

孙小果因强奸罪,强制侮辱妇女罪,故意伤害罪多项罪名被判处死刑后,其母亲和继父多次运作,时任云南省省长秦光荣的秘书袁鹏都为之打招呼,打通云南省高院的关系,启动再审程序,改判有期徒刑20年。之后,其母亲和继父又再一次通过熟人关系为在监狱中服刑的孙小果违规减刑,最终仅服刑不到13年即出狱。该案最终经过彻查,孙小果被执行死刑。

不吝于揭示保护伞之腐坏

观众带着放大镜看剧“抓内鬼”

不仅大尺度地拍出黑恶势力的猖狂,《扫黑风暴》更加大尺度地揭示着黑恶势力背后的保护伞。随着剧情发展,“地下组织部长”高明远浮出水面,绿藤市石门区区长董耀更是乱了阵脚,绿藤市公安局常务副局长兼市局扫黑办主任贺芸也成为观众怀疑的对象……而在这张盘根错节的网络中,还不乏曾获集体一等功,如今却颠倒黑白、构陷徐英子姐弟的派出所所长,以及总以窥视视角出现、却从不露脸的“隐形人”。从上至下,从高层至基层,《扫黑风暴》“揭黑”的尺度令人惊叹。

就连片中一些看似着墨不多的闲笔,也在暗示着这场雷霆行动的艰难。督导组进驻绿藤市后,最先检查的竟是驻地有没有窃听设备,嫌疑人在审讯室内掰断了哪根手指头,消息也能被及时又精准地传递出去。

不少网友开始“拿着放大镜”看剧,从海报上的衣着,到角色的一个眼神,抽丝剥茧地分析人物是黑是白。观众李先生就调侃道:“第一集里迎接督导组的那一车人,只怕一大半都有问题。难怪骆组长在接风宴上说,希望一个月后的庆功宴还能看到大家,这意思就是一个漏网之鱼都别想跑吧。”

《扫黑风暴》就是一次亮剑

影视作品越“敢拍”,观众越“爱看”

近几年来,像《扫黑风暴》这样剧情硬核、表演硬核的影视作品并不在少数。它们直面深刻的社会现实,以切近现实的拍摄手法,获得观众认可。

如2017年聚焦反腐斗争的电视剧《人民的名义》,由最高人民检察院影视中心、中央军委后勤保障部金盾影视中心出品,刷新近十年省级卫视纪录。又如2020年播出的《巡回检察组》,以细碎真实的日常,呈现出新时代检察官坚持正义的精神。

评论人士指出,在这些剧集中,人们往往会记住很多典型的、甚至突破想象的“恶人”,但呈现这些极致的“恶”并非目的,在黑暗中坚持正义的那些“正能量”,才是最终令观众由恐惧到放心的所在。

而能够将这些黑恶势力、腐败分子、冤案要案呈现出来,还能让观众惊叹“太敢拍”,本身就是一次亮剑,是一种宣告。正如“中央政法委长安剑”公众号中所述:“这个夏天,马上刮起的这场《扫黑风暴》,绝不代表着专项行动的结束,而是标志着扫黑除恶常态化浩浩荡荡的开始。”

近日

就一系列观众关注问题

《扫黑风暴》导演五百进行了答复

看看他都说了什么

↓↓↓

在知乎已经播出了一段时间,感谢大家对于这部作品的厚爱,褒奖与批评均已收到。很惊喜地发现我们在拍摄中埋藏的细节都被大家注意到了,隔着屏幕感同身受是作为创作者最开心的部分。这次来到知乎,我尝试回答下大家的一些疑惑。

真实的困难

很多媒体和朋友都有问到这个作品拍摄中最大的困难是什么,通常概念上的时间、剧本等等是每个作品都会遇到的只是程度的差别而已,这个作品最大的困难是“真实案件”。大家都知道这部剧是几个真实案件取材改编的,真实事件很精彩有冲击力却也是最大的难点,真实展现的哪些部分是最有效的?这个作品要用什么风格的影像表现真实?呈现的真实是否是观众认知中可接收到的真实?

在前期看了大量的卷宗和审讯的视频后,我们决定把案件拆散用碎片的细节放入我们的故事主线,不能是纪录式的表达也不能过度戏剧化的描述罪案,这个“合理的真实性”是创作过程中我们一直在反复讨论的。

比如我们在真实的审讯视频中看到一个人从审讯开始一周后满头黑发中就有一捋白发,一个月之后有一半的头发已经白了,三个月之后头发就全变白了。这是我们从审讯视频中看到的,这个真实的冲击力当时就震撼了我们,我把他套用到了董区长的身上,大家后续会看到。演员们也都主动要求下到基层去体验,刑事犯罪和警察这个职业不是我们日常生活频繁接触到的,更何况要表现的是一线刑警。吴越老师饰演的副局长贺芸我们就提前找了一个真正的女副局长让吴越老师跟在她身边,了解女警察局长工作、生活究竟是个什么样子,最终让表演无限接近真实。

要推理更要警示

剧本开发过程是极致焦灼的,几个案件打散揉碎了联系在一起使得我们剧中的线索极其繁复,要保证剧情逻辑和人物线索的顺畅对我们是一种考验。《扫黑风暴》和以往作品比较不同的点是这部剧集的意义不仅在“推理”更在“警示”。在剧本的打磨过程中,我们既要让这些案件和人物线索具有“可观性”,还要让大众了解违法行为总是伪装藏匿在我们身边,要警惕也要自省,哪怕只是影响了一个人,这个作品的社会意义是会让我们自豪的。

李成阳没有家

这样精致着装的李成阳,我们从头到尾没有展现过李成阳的家。其实曾经是有李成阳家里的戏的,但我提出了一个问题,一个背负着14年冤情,曾被多年追杀,最爱的师傅又含冤离世,经历这种遭遇的人家里应该是什么样子?一尘不染?破败不堪?都不对,大仇未报何以为家。最终我们就把所有李成阳家里的戏换到各个场景去拍摄了。

李成阳一丝不苟的着装是为了掩饰他深藏在心中的执念,为了让自己跟新的身份能够融合,而耳鸣这个应激性反应是不断提醒着李成阳和提醒观众,他没有忘记曾经的身份和伤痛。唯一能够让他放松警戒的就是那个馄饨铺,那是他年轻时候跟师傅一起吃饭的地方,充满了幸福回忆的地方。

黄希:“很难”

黄希让观众前期看到的是扁平的热血记者,其实这个角色前期都只是铺垫,后面的变化很难。黄希曾想做一名法医,因恐惧错过了解救一名被绑架的女孩便放弃了法医的职业转身做了记者,小姨贺芸是她崇拜的偶像也是她做事情的榜样。所以她和林浩很像,都是带着理想去做事情:有自己要坚守的正义,林浩是做刑警抓捕坏人,黄希是希望通过曝光让更多人警惕犯罪、预防犯罪,所以她在调查中很急切冲动,甚至和刑警起了冲突,其实都是根植于角色本身的成长环境和理想,当她发现林浩和自己有同样的理想和目标时这种冲突就自然化解了。

最后当黄希自己发现曾经的精神偶像小姨竟然与正义背道而驰的时候,她的精神崩塌了,这些心理变化的表达是非常难的,特别感谢专门空出档期来友情帮忙的江疏影,黄希这个角色她完成得非常好。

“致敬扫黑英雄,也请相信国家对扫黑除恶的决心”

由衷感谢喜欢《扫黑风暴》的“绿藤市民们”,致敬扫黑英雄,也请相信国家对扫黑除恶的决心,正义真的不会缺席。


大众报业·半岛新闻综合整理,素材来源:中央政法委长安剑、武汉晚报、观察者网、扬子晚报、知乎等

图说天下

×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新闻
财经
科技
汽车